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b2b电子商务平台 >

b2b电子商务平台

离开“独家版权时代”一个周杰伦真的能“在线共享”?

发布日期:2021-09-14 02:03   来源:未知   阅读:

  另外,放弃与上游相关版权方音乐版权独家协议中有关音乐版权独家授权的权利(与独立音乐人独家合作期限不超过三年,及新歌独家首发期不超过三十日之情形除外),上游版权方可以自行向其他经营者进行授权,并不予追究相关版权方因授权其他经营者而产生的相关责任。

  腾讯还表示,以非独家方式与上游版权方继续保持合作,并就非独家合作事宜与上游版权方进行协商。

  “喜大普奔,再也不用在手机里下载无数个音乐APP了!”有网友发自内心地感慨。

  虽然现在只是腾讯宣布放弃,但这被网友视为在线音乐行业的新开始,网友们似乎都默认未来每一首歌都会出现在每一个音乐平台。不过,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重磅炸弹被投下之后,在线音乐行业的格局将如何被改写?“重锤”之下只能割“肉”

  2016年7月,腾讯控股把含QQ音乐在内的业务投入中国音乐集团,获得61.64%股权,并取得单独控制权。同年12月,中国音乐集团整合后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后赴美上市。

  今年1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这一桩收购案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进行立案调查。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除了罚款50万元以外,还责令腾讯及其关联公司采取相关措施恢复相关市场竞争状态。

  不得与上游版权方达成或变相达成独家版权协议等,已经达成的,须在本决定发布之日起30天内解除,与独立音乐人或新歌首发的独家合作除外。

  没有正当理由,不得要求或变相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优于其他竞争对手的条件。已经达成的,须在本决定发布之日起30天内解除。

  依据版权实际使用情况等因素向上游版权方报价,不得通过高额预付金等方式变相提高竞争对手成本。截图自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官网

  从《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发布之日起算30天,恰好是8月23日,这也是腾讯在公告中以这个日期作为关键时间节点的原因。

  “截至8月23日,我司已针对已达成的独家协议全部上游版权方发送相关函件,告知其需按期解约,其中,绝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腾讯称,未能按期解约的,其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在线音乐行业的竞争力在于音乐版权。谁拥有的音乐版权更多,谁就能获得更多的用户。

  直到2018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及阿里音乐达成版权合作,各平台相互授权99%以上的音乐版权,剩余的1%作为各平台竞争的核心内容。

  也就是说,竞争被缩小到1%的头部音乐版权上,但这并不意味着竞争不激烈了。

  以腾讯为例,腾讯音乐娱乐旗下有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等平台,同时其拥有周杰伦、SHE等歌手(组合)的独家音乐版权。

  据媒体援引一组不完全统计数据,2018年,网易云音乐因版权原因下架周杰伦的音乐,导致部分用户转移至QQ音乐,周杰伦一人的独家版权就让网易云音乐流失了约15%用户。

  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仅QQ音乐一个平台,周杰伦数字专辑的销量早已突破1500万张。截至9月1日14时,《说好不哭》的数字专辑已售出892.52万张,《Mojito》已售出668.11万张,《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已售出115.39万张。

  前两者的售价都为3元/张,后者的售价为20元/张。以此计算,仅数字专辑一项,周杰伦已为腾讯吸金约6990万元。

  一名周杰伦的粉丝告诉红星资本局,他平时习惯用网易云音乐APP,但是为了听周杰伦的歌,手机里也长期同时存在QQ音乐APP,并且充值成为绿钻会员。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周杰伦在QQ音乐平台上的粉丝约为2782万,保守估计,即便只有30%的粉丝为周杰伦充值过一个月的会员,会员费为15元/月,那每月给腾讯音乐带来的收入也足有1.25亿元。

  未来,如果网易云音乐也购买了周杰伦等歌手的音乐版权,那腾讯旗下的音乐平台还留得住用户吗?

  8月中旬,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为“TME”)发布了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在第二季度,TME的营收同比增长15.5%至80.1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27亿元。其中,音乐订阅收入为17.9亿元,同比增长36.3%。

  截至6月30日,其在线音乐业务的付费用户达到6620万,同比增长40.6%。从环比来看,这一数字增长了530万,是TME自2016年以来最大的季度净增长。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第二季度,TME的营收成本约为55.7亿元,同比增长17%。这主要是由于与版税和收入分成费用相关的内容成本增加。

  而在2020年,TME的营收成本约为198.5亿元,同比增长18.4%。这主要是由于增加对新产品和内容上的投资、增加了收入分成费用、增加与综艺节目相关的版税费用等。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去年同期的7.2%,TME在二季度的付费率增长至10.6%,在线音乐业务的ARPPU(单个用户平均收益)约为9元。

  对于来自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在第二季度财报发布时,TME的执行董事长彭迦信回应称,TME全面诚恳接受,将严格按照监管要求不折不扣按期完成整改。

  事实上,自从《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后,TME的股价连续走低,一度低至7.03美元/股。当地时间8月31日,TME的收盘价为8.84美元/股,涨3.88%。

  9月1日,腾讯控股的收盘价报488.4港元/股,涨1.50%。腾讯音乐近期股价走势图

  在腾讯控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公告发出后,最先做出反应的是网易(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丁磊。

  “我们看到腾讯音乐放弃音乐独家版权的公告,我们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丁磊在当晚的电话会议上说。

  事实上,早前国家市场监管局的《行政处罚书》披露后,市场上就有消息称,网易云音乐正加紧与多家唱片公司商谈,以求尽快上线此前因版权被下架的歌曲,涉及到周杰伦等歌手。

  即便腾讯放弃了,如果想要某首歌出现在某个平台上,该平台仍需花钱去购买版权。也就是说,同一首歌可以既出现在A平台,也出现在B平台。

  这并非意味着网友可以免费收听,因为A、B平台可能都会对某些特定歌曲售卖或开通会员方可收听。

  而在电话会议上,丁磊隔空向各大唱片公司喊话:“请开放授权,我们有足够的资金。”

  在行业内,网易云音乐被视为腾讯音乐最强劲的对手。此前,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8月1日,网易云音乐已通过上市聆讯并发布聆讯后资料集。

  从最新的数据来看,在今年第一季度,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业务,其月付费用户达到2429万人,付费渗透率达到13.3%,每月每位付费用户贡献收入为7.1元。解密歼-7:劳苦功高仍是主力 改进型已不输三代机...

  有意思的是,在丁磊喊话过后,微博CEO王高飞提出疑问:“假如市场就两家公司,比如周杰伦以前卖A公司独家1亿,现在非独家A、B同价,最后对谁最有利?对谁最不利?”

  对于这个疑惑,有网友回答称,对周杰伦(音乐人)是最有利的,对B是最不利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B不买版权,这会成为B的短板。真正118论坛